热搜: 拉邦猫  英国短毛猫  挪威森林猫  斯芬克斯猫  柯尼斯卷毛猫  蓝猫  美国短毛猫  布偶猫  暹罗猫  加菲猫 

重点中学教师辞职救助流浪猫狗 建立平台为宠物找新家

   日期:2019-05-06     浏览:2    

 

为了救助流浪动物,陈嫱辞去工作,最穷的时候,连续吃了几天冻粽子。

  陈嫱

  80后女生,阿派关爱小动物社会发展中心发起人,梦想让阿派成为可持续发展的专业公益平台,帮助更多的流浪动物找到家,也能让义工们在救助动物的同时保障自己的收入。

  追梦宣言

  一开始要把话说清楚,大家看到我们做了这么多事情,建立起信任感后,再慢慢改变观念,让大家知道公益是应该能自力更生的,今年,争取给团队伙伴们每月发2000块工资。

  广州的“宠物一条街”德政北路上短短不到200米,聚集了十余家宠物店和宠物医院。在阿派关爱小动物社会发展中心的橱窗里,猫咪们保持一贯的傲娇,绝不轻易卖萌,却依然成为路人的焦点。陈嫱多少有些焦虑,“你们倒是好好把握这30天的时间,展示一下自己,找个好人家啊”。

  对,每只猫咪,留给它们的时间只有30天,一个告别流浪生活的机会。而阿派关爱小动物社会发展中心发起人陈嫱是它们的“经理人”,负责把它们推销出去,更重要的是,帮它们找到对的人。

  不当老师,成为全职义工

  陈嫱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被需要,“这件事如果我不去做,可能就没人去做了”。

  2017年以前,陈嫱是海口市一重点高中的语文老师。若不是那只奄奄一息的小狗出现又消失了,或许她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教坛,也不会察觉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。

  一天上班途中,她目睹了一只流浪狗被汽车撞飞,趴在路边不断喘息。陈嫱停下了脚步,她很想把小狗送去医院,但学校有几十个学生正等着她去上课。

  在课堂上,她一直牵挂那只小狗。下课铃一响,她立刻赶回事故地点,却发现小狗已经不在了,生死未卜。

  这件事在陈嫱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,那是她第一次遇上需要救助的流浪动物。

  2016年冬天,住在广州的爸爸生病了,陈嫱请了三个月假到广州照顾父亲。有一天,她收到朋友电话说她家附近小区停车场里有一只流浪狗因天气冷,躲在车底不肯出来。陈嫱赶去为它做了个窝,还找了其他志愿者过来帮忙,最后一起把小狗送到救助站,不久后小狗被领养了。那一刻,陈嫱内心被暖意填满。

  后来,她陆陆续续救过一些小动物,但有几次把救来的动物送去救助站,都被拒绝了,“被遗弃的动物太多了,几乎每天都有人把残疾或者患病的猫狗送来这里,救助站早就饱和了。”救助站原本只应是流浪动物的中途之家,却因为地方偏远和宣传不到位,许多有心领养的人根本不清楚如何领养。

  陈嫱发现这动物领养的困境后,决定创建一个公益救助团队。她想利用网络平台,让救助站的领养信息公开化,让领养人能及时得知救助站流浪猫狗的情况,帮助猫狗找到新家,也能让更多流浪动物可以进入救助站。

  陈嫱找到了之前一起救狗的志愿者,几个人一拍即合,创立了流浪动物领养平台。然而这个平台成立没多久,就因为时间、资金等问题而无法维持下去。陈嫱的假期也即将结束,这时候她却做了个旁人无法理解的决定,辞去海南重点中学教师的工作,留在广州做全职的流浪动物救助义工。“大家都聚到那些容易做的事情上面,那我只不过是去锦上添花而已。而没有人做的事情才是真正需要帮助。”她忘记不了在救助站看到的那些小动物的眼神,它们需要有个新家。

  街头招募志愿者,成立救助平台

  辞去工作就没了收入,最穷的时候,陈嫱连续吃了几天冰箱里冻了大半年的粽子。为了维持生计,救助动物的业余时间,她辗转市内几个补习机构去教课。

  但更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,之前平台累积了不少领养申请。成员的离开,领养资料无人对接,处理迟缓让许多申请人开始质疑平台的办事效率和信誉。陈嫱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面对网络后台的指责和谩骂。她只能每天逐个打电话了解情况,守在后台道歉,然后进行资料审核、回访。

  2017年的春节,她跑到北京路的志愿者驿站举牌希望能为平台招募到志愿者,一连几日,她在寒风中举着牌子吸引路人的目光。幸好,有人被她的执着感动,愿成为平台的志愿者,而她补课赚来的工资也足以再支撑一段时间。

  她又开始带着新一批志愿者走访救助站,登记流浪动物的资料,发布到网上,等待有心人来领养,然后又是审核领养人的资格、做家访,中途还会穿插着一些流浪动物的救助。

  而这些工作,完全没有回报。“但居然有人愿意留下来,还成为了全职”,陈嫱说起这些,忍不住眼眶泛红。其中有个女生,就是陈嫱在北京路举牌找来的,她看到陈嫱的招募后次日就去参加了志愿者活动“后来加了微信,有什么活动都会叫上她”,在做了一年多的志愿者后,去年4月,那位女生从中石化辞职,成为了一名全职义工。后来聊天中陈嫱才知道,在北京路相遇那天,那位女生刚失恋。“她说当时她觉得这世界没什么意思,然后撞到了我们,一起去做这件事之后,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东西,就离不开了。”

  去年初,陈嫱创立的Hello阿派获得越秀区民政局认可注册,成为广州市越秀区阿派关爱小动物社会发展中心。而那时候,阿派里已经有三个全职义工了,今年全职义工的人数增加到了5个,前后有2000多名志愿者参加过活动。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阿派,去年4月到今年3月,平台已经收到6000多份领养申请。

  转变观念,公益也能得到回报

  两年多以来,陈嫱带着志愿者们办了不少活动,推广动物公益领养。每次她都会把流浪动物的故事告诉志愿者,请志愿者帮它们把握住被领养的机会。因为费用的缘故,每只动物参加活动的机会可能只有一次,找到新家的机会也只有一次“有些志愿者只参加一次活动,但还会一直关注自己那天帮助的动物有没有被领养。”陈嫱说,他们会生出一种使命感。

  由于救助和领养工作,陈嫱接触到形形色色的宠物主人,发生过的寒心事和暖心事都不少。曾经救下的流浪猫“二虎”因为遭受新主人遗弃的打击,绝食21天后肝肾衰竭而死。其间它的主人还一直在朋友圈里关注着二虎的动态,却始终不肯出现。如此冷漠的行为让陈嫱非常愤怒,她把他们拉进了领养黑名单。

  然而,温暖的事情还是占大多数,去年宠物展,有领养人特地带着几年前领养的宠物去感谢陈嫱。看到流浪动物恢复健康和活力,她还是愿意相信人的善良,不放弃帮助小猫小狗寻找新家庭。

  日常,阿派领养中心承担着流浪猫狗的救助治疗、疫苗、绝育手术等费用,领养人接受严格审核后将可免费领养猫狗。目前,团队里五名全职志愿者,运营着四个公众号,每月处理上千份领养资料。平台靠着陈嫱和志愿者们的资助,依然入不敷出。

  她不理解社会上有不少人认为做公益和有收入是冲突的“但有没有想过志愿者到底要怎么生活,公益平台怎么运作呢?”有商家捐赠了十七吨宠物粮,由陈嫱的团队免费分发给广州各街区的流浪猫狗喂养人,彼此建立信任感,扩大影响力。送粮的过程中,陈嫱看到有的喂养人生活困难,忍受着家人的不理解,甚至有人因此家庭破裂。她表示,如今最需要的是转变大众的观念,只有证明做公益能养活自己,我们的家人才会放下疑虑,接受和支持流浪动物救助。

  为了让公益平台能够可持续地发展,目前,陈嫱正与宠物粮商家商量,希望能以较低的批发价从商家入货,再放到平台上售卖,获得的利润将用于流浪动物救助、平台的运营以及全职义工的收入。

  “一开始要把话说清楚,大家看到我们做了这么多事情,建立起信任感后,再慢慢改变观念,让大家知道公益是应该能自力更生的”,今年,她定下了目标———给团队伙伴们每月发2000块工资。

 
 
更多>同类信息
 
更多>卖猫信息

推荐图文
 
推荐阅读
猫咪图片
网站首页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违规举报
  • 免责声明:亚洲城ca88网页版官网所有亚洲城ca88电脑版网址信息内容系用户自行发布,其真实性、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,亚洲城ca88网页版官网不提供任何保证,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!
  • 亚洲城ca88网页版官网 www.gakkino-do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皖ICP备16025758号-2 皖公网安备 34042202000043号
    亚洲城ca88网页版官网